上海瑞金医院伤人事件:当刀挥向比自己更弱小者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阿里彩票 > 产品中心 > 上海瑞金医院伤人事件:当刀挥向比自己更弱小者
上海瑞金医院伤人事件:当刀挥向比自己更弱小者
发布日期:2022-07-14 12:01    点击次数:95

记者 | 吴丽玮

以弱小人群为目标的袭击

凶手在二楼儿科门诊行凶的时间不晚于上午 11 点 15 分。

7 月 9 日是个周六,趁着休息,艾琳去家附近的瑞金医院进行妇科和内分泌科检查,期间还在六层验了血。从上午 9 点抵达医院,一直忙乎到上午 11 点多,她正准备在二层取完药就回家,恰好听到药房旁儿科门诊里传出的小孩尖叫声。" 一开始以为是小孩互相打闹,但叫喊的时间持续得非常长。" 艾琳回忆说," 这时候有四五个家长带着孩子跑了出来,那些孩子有的很小,有的是初中生的模样,都是被家长拽着,拖在地上往前跑。有的人身上还有点血迹,但后来想想应该是溅上去的,不然不可能跑那么快。领头的一个大人喊,’砍人了,砍人了’,一路狂奔。外面的人听到了也都跟着他们跑。"

艾琳跟着人群跑下一楼,从医院的出口处跑到街上," 一直跑了两条街才停下来。" 她冷静了一会儿,给家里打了电话报平安,时间显示是 11 点 20 分。

案发现场

凶手行进的方向变化很快。

刘宇从五层走消防通道的楼梯下到二层时,时间在 11 点 15 分到 11 点 20 分之间。儿科门诊外的人群和嘈杂声已经散去,现场很安静,只看到地上滴溅状的血迹,从儿科分诊台门口绵延出去至少 20 多米。" 我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些经过的人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地上有血迹,直接踩了上去。" 刘宇回忆说," 甚至连儿科旁边药房的医生都不知道出什么事了。一个女医生从药房门口走出来问,‘今天保安哪去了?地上这么多血,是有人动手了吗?’ "

刘宇跟药房的三个医生一起去寻找保安,但并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很快,11 点 25 分,刘宇拍到了第一段伤者的视频,保安和护士从二层大厅靠近中央的位置推着一位伤者出来," 那人应该是从儿科门诊出来,走到收费处倒下了,但在我的角度看不清哪里受伤了。" 紧接着,医护人员又接连从儿科门诊里推出了三个伤者," 第一个是穿蓝色防护服的男医生,右手包扎着,感觉是个穿刺伤,我想他可能是看刀过来时下意识地用手去挡,他的意识是清醒的。第二个是名女护士,平躺着,可能是晕倒了,但没有看到出血。第三个是个小孩。这几个人都没有戴氧气面罩,可能都是外伤。"

此时五名带着枪和盾牌的特警也赶到了。刘宇看他们从儿科门诊快步走出来,显然没有找到行凶者的踪迹。很快,有从楼上下来的患者说道,在五层门诊大厅外,看到有人受伤,很多人围着伤者。最后警方通报,嫌疑人是在门诊七层持刀劫持人质时被警察开枪击伤制服的。

七层是妇产科。一出电梯口的正对面挂着 " 男士止步 " 的牌子,并排的两个房间都是 B 超室。经常在那里做检查的艾琳说,每个房间里通常会有一个医生和一个负责记录的助手,在一位患者就诊时,还可以有另一名患者在旁边等待,大约可以容纳四个人。嫌疑人就是闯进了正对电梯的 B 超室,在那里劫持了人质,并被最终抓获。

特警赶赴现场

目前警方还没有公布嫌疑人的作案动机,刘宇则注意到," 看到他的目标是儿科和妇产科,我就觉得他是有预谋无差别地伤害人。"刘宇经常在瑞金医院就诊,对医院门诊大楼各楼层的科室设置非常熟悉。二层和七层相对来说都是人流量比较小的楼层,二层除了儿科之外,只有药房、挂号台及收费处,七层只有妇产科,而在这两个楼层之间,是整个门诊大楼最繁忙的区域。三层是乳腺、心超及放射科,四层是外科、骨科、内分泌、伤科等,五层是消化、血液、肾脏、高血压等内科门诊。六层主要是检验科,一早起来排队验血的人会非常多,但到上午 11 点护士基本都下班了。

" 看起来,这个人从本质上来说就是要伤害比他弱的人群,而且他也很清楚,这个时间段是医院人最少的时候,食堂已经开饭了,我也看到有些医生提着外卖进来,正准备吃饭。这个时间作案不太容易被抓到。" 刘宇推测,凶手可能是在二层作案之后,跑到大厅另一侧的自动扶梯逐层上楼伺机作案的," 我看到一个视频,嫌疑人被锁在急诊室里,中年偏胖,爬楼梯肯定是没那么快的。如果坐厢式的升降梯,运行较慢,一般要等个 5-10 分钟。我想这个人应该是很了解医院的情况的,他知道自动扶梯最快,而且避免了在人流最密集的地方作案。"

医院安防

事发三天后,刘宇再一次前往瑞金医院看病。原本专职负责闸机口检查健康码的保安们,开始使用手持金属探测器检查就诊者的随身物品。这在以往是没有过的。

7 月 12 日,事发后三天,瑞金医院门口,保安使用手持金属探测器检查就诊者的随身物品

刘宇记得,事发当天,他在医院多停留了半个多小时,大约 11 点 50 分才从医院离开, " 当时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三四十分钟了,但没有任何安保人员跟我们说,‘不要围观,赶紧离开,避让血迹’之类的话。他们可能从没想到过医院会发生这样的事,也没做过预案。"

刘宇从二层沿着滚梯旁的楼梯往一层走,一路看到从儿科门诊蔓延出来的滴滴答答的血迹,最后终结在距离出口大门的一扇屏风后面,他猜测那是比较靠前的伤者自行逃走的路线,"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人倒在屏风的位置了,挡住了出口大门,所以有了网上那段视频,人们从入口处翻越闸机口逃出来,保安在一旁无力地喊人快走。"

艾琳则回忆 ,她离开门诊大厅时,一层的入口处,患者依然是正常进入的," 保安在当时还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案发现场楼梯上的血迹

随着各地多起暴力伤医事件的发生,中央部委和各省市都出台过医院安全秩序管理的相关规定,比如 2021 年,卫生部发布了《关于推进医院安全秩序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在全面提升医院安防系统能力水平的措施中要求,要加强医院保卫队伍建设,同时也要加强物防设施、技防系统建设,推进医院智慧安防。北京在 2020 年朝阳医院的陶勇医生受伤之后,《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发布,并在当年 7 月 1 日开始正式施行覆盖全市的医院安检制度。

但医院的情况相对特殊,人流量大,人员种类多,进出的通行方式也复杂,比如坐轮椅的患者进出,如何进行完备的安检就是个问题。在上海,起码瑞金医院目前没有运行必备的入口安检措施。

目前,瑞金医院入口处已运行安检措施

" 作为医生来讲,即便门口有安检,心里也不会觉得是百分百安全的,因为在医院门口能够传递凶器的机会太多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儿科副主任韩彤妍告诉本刊,儿科是医生们公认的最累的科室," 尤其到了夜间的急诊,儿科格外忙。大人有点小病可能还能等等,但孩子一旦有什么事,大人一定要尽快来医院看看才放心。"瑞金医院这次袭击事件首先发生在儿科,当医院整体环境再次面临安全考验时,儿科这个公认最苦最累的专业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文中艾琳、刘宇为化名,文中图片来源于受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