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独山县一国企被诉拖欠工程款!当地曾打造“天价水司楼”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阿里彩票 > 产品中心 > 贵州独山县一国企被诉拖欠工程款!当地曾打造“天价水司楼”
贵州独山县一国企被诉拖欠工程款!当地曾打造“天价水司楼”
发布日期:2022-09-07 10:34    点击次数:137

6月10日,华凯易佰(300592.SZ)的一份公告,再次将贵州独山县拉回大众视线。南都记者注意到,华凯易佰的公告显示,其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华凯展览展示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凯”)与独山县国有资本营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独山国资营运集团”)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在独山国资营运集团未履行和解协议后,法院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未发现其可供执行财产。

南都记者留意到,独山县已经不是第一次因工程建设问题进入大众视野。早在2020年,当地曾因天价工程“天下第一水司楼”烂尾而引起关注。

“债主”起诉强制执行,发现无可供执行财产

据上海华凯2021年年报披露,此前上海华凯与独山国资营运集团就独山县展示馆项目签订了《独山县展示馆布展项目设计与施工工程承包合同》,该项目已验收合格及结算。但独山国资营运集团一直未支付剩余工程款19989346.19元。经多次催要未果,上海华凯起诉至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被告支付工程款、利息及违约金25174914.19元。

经法院调解,独山国资营运集团需分三次支付上海华凯工程款、工程款利息及逾期支付违约金25563064.25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总共支付案款1820万元。

此次华凯易佰公告显示,由于独山国资营运集团未履行和解协议,上海华凯向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

近日,上海华凯收到上述法院针对此事的《执行裁定书》。《执行裁定书》显示,法院依据已发送的民事调解书,向被执行人独山国资营运集团发出了恢复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当事人缴款通知书等法律文书,责令其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但被执行人仍未履行。法院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银行存款、网络资金、工商、车辆、证券、不动产、保险等财产情况进行了查控,未发现可供执行财产。

在执行过程中,经线下查询后,法院对被执行人名下坐落于中华南路的房产(1-4层办公楼)进行查封,经网络询价后,法院拟对该房产进行网络司法拍卖(起拍价为4796073元)。但经现场调查后,发现该房产已被抵押给银行,且该房产涉及案外人中南社区居委会被置换的1间临街门面。

独山县曾因“天下第一水司楼”烂尾引起关注

南都记者注意到,独山县国资营运集团还涉及借贷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等多个司法诉讼。

其中,独山县国资营运集团与贵州独山经济开发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曾共同被作为被执行人,因至今未履行执行法律义务,被冻结银行存款近30万元。

南都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独山县国资营运集团的股东为独山县财政局和黔南州投资有限公司,独山县财政局持股25%,黔南州投资有限公司持股75%。

而此前引发关注的天价烂尾工程“天下第一水司楼”,背后也有独山县财政局的身影。

2019年8月7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对照案例汇编把自己摆进去》一文中提及,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2018年12月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

据南都此前曾报道,水司楼高99.9米,进深240米,被称为“天下第一水司楼”。水司楼所在的独山县影山镇净心谷景区,由贵州净心谷景区旅游管理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由独山县财政局间接持股。

然而,水司楼主体建成后,建前所规划的会展博览、酒店住宿等功能都未实现,成了“天价烂尾楼”。

采写:南都记者 杨天智 实习生 邱滢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