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省纪委罕见通报的背后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阿里彩票 > 联系我们 > 一则省纪委罕见通报的背后
一则省纪委罕见通报的背后
发布日期:2022-07-29 10:46    点击次数:54

撰文 | 余晖

5月26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了一则通报——《云南省纪委省监委通报5起烂尾楼背后的腐败和不正之风问题典型案例(一)》。

从全国层面来看,省级纪委专门通报烂尾楼背后腐败的情况,颇为罕见。

“老百姓买个房子十分不易”

据云南省住建厅统计,云南省“烂尾楼”项目多达334个,遍布云南各地。

政知君注意到,在两年前(2020年3月),云南省委、省政府启动了烂尾楼清理整治工作。

2021年10月以来,云南省政府相关部门多次要求清理整治烂尾楼。

云南省委书记、省长对“烂尾楼整治”也非常关注。

据云南新闻网3月报道,云南省委书记王宁要求,加强房地产市场风险排查处置,依法依规处置好烂尾楼等问题,促进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

云南省省长王予波表示,“老百姓买个房子十分不易,要加大烂尾楼清理整治工作力度,为民多办实事,力争在2022年7月1日前把烂尾楼问题全部化解完毕。”

政知君注意到,云南对烂尾楼的整治是有时间安排的。

2022年1月26日,云南全省住房和城乡建设会议明确时间表,要求“2022年要深化烂尾楼清理整治行动,3月底前,大理、迪庆、普洱等州市要力争率先清零;6月底前,基本完成全省烂尾楼清理整治任务”。

整治烂尾楼的背后也有现实背景。

据《经济参考报》今年3月报道,云南省信访部门介绍,近年来,“烂尾楼”问题已成云南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突出矛盾和问题。

仅2021年1月至10月,云南全省城乡建设领域信访问题2.46万件人次,主要反映“烂尾楼”及未办理不动产权登记问题,群体大、人数多,规模性上访时有发生。

背后还有腐败和作风问题

在云南省的强力推动下,云南省一个接一个烂尾楼复活复工。

今年1月20日,在云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省长王予波代表云南省人民政府向大会报告工作。报告指出,2021年,云南盘活烂尾楼248个。

3月的一则报道显示,目前云南省有72%的“烂尾楼”已基本盘活。

值得一提的是,烂尾楼背后暴露出的还有腐败和作风问题。

违规审批、违规操作、滥用职权、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失职渎职……项目之所以烂尾,相关政府部门监管缺位是一个关键因素。

云南省落马的官员中,也有与烂尾楼相关的。

以2020年6月投案自首的云南省文山州政协原主席黎家松为例。

文山州政协原主席黎家松

据报道,在任文山市委书记期间,是黎家松最疯狂敛财的阶段。文山市区地形狭长,平地不多,可就在这么小的地方,竟然聚集了近百家房地产开发商。

在文山城里走一圈,就可以看到很多烂尾楼楼盘。这其中的不少开发商靠着黎家松的支持发家,逢年过节或者有事相求,都要去拜访黎家松。然而,这些开发商最终却无经营能力,从而造成资源浪费。

另外,还有“落跑校长”蒋兆岗。

蒋兆岗历任云南财经大学副校长,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西南林业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等职务。

“落跑校长”蒋兆岗

2018年5月11日,云南省公安厅发布了全国首例应监委要求的A级通缉令,对蒋兆岗进行通缉。20天后,蒋兆岗被抓获归案。

官方报道称,位于昆明城市核心区北京路的“烂尾楼”置地广场,是蒋兆岗等人滥用职权,为给特定关系人和自己输送利益,不顾基层实际和群众意愿,强力推进上马的项目。

集中曝光

2021年9月,云南省纪委监委发文称,在开展烂尾楼清理整治过程中,要“对严重违规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严肃查处,对不作为、乱作为、慢作为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严肃问责,对典型问题及时通报曝光,形成震慑效应”。

如今,五起烂尾楼背后的腐败和不正之风问题典型案例被公开曝光,这也是公开报道中,云南省纪委首次通报这类典型案例:

昭通交通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晓东和原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凌军,在“中玺金界”项目开发建设中,利用职务便利为开发商谋取利益收受贿赂、挪用项目资金,致使项目停工问题

嵩明县住建局原局长胡金亮,在为“世纪名园·南城”项目办理规划许可证等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问题

文山州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党组成员、州规划局原局长李庆明,在“古德水岸”项目审批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问题

蒙自市住建局房地产管理处驻政务服务中心服务窗口主任周红萍,对“瑞泰溪苑”项目违规预售、销售监管不到位,失职失责问题

永仁县委政研室四级调研员起国志、县总工会四级调研员李祝坤、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四级调研员冯建新,在“兆顺财富广场”项目中失职失责、监管不到位问题

上述五起案例,每一起背后都涉及民生。

比如“中玺金界”项目。

通报提到,2013年至2017年,王晓东和凌军在与云房地产合作开发“中玺金界”项目时,收受云房地产开发商贾某某、周某某贿赂,以昭通交通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名义挪用公款3715万元供云房地产贾某某、周某某个人使用。

因“中玺金界”业主筹款、预付款等资金被贾某某挪用,致使项目从2018年10月起停工,直接导致共计2000余户购房业主及返迁户经济利益受损,社会影响恶劣。

2021年9月,王晓东被双开,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20年11月,凌军被双开,2020年12月,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政府网站截图

需要说明的是,接下来,云南省纪委监委还将继续通报。

云南省纪委监委称,省纪委省监委将分四批对典型案例进行通报曝光,请各地区、各部门持续关注,认真组织学习,抓好警示教育。

资料 | 新华社 人民网 央视 云南省纪委监委 云南新闻网 经济参考报等

校对 | 罗晶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